如何戒除手机?

引言

在现代社会,手机不再仅仅是一款通讯工具,更是一个微型电脑。手机带给了我们巨大的便利,也给我们带来了许多困扰。比如,很多人由于过于沉迷于手机而影响了正常的学习。

对此,有不少人想要戒掉手机,从而更为专心地进行学习。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戒掉手机呢?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不应该陷入非此即彼的陷阱,而是应该首先重新审视我们与手机的关系。

人人都是赛博格

在这个高度信息化的时代,除了吃饭、睡觉、工作、学习以外,如果询问什么物品对于我们的日常生活影响重大,什么物品我们每日都在频繁使用?那么,我们头脑中浮现出来的答案,很有可能便是手机。

在《攻壳机动队》、《黑客帝国》、《银翼杀手》等描绘未来科技世界中,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成为赛博格。赛博格概念比较复杂,但是其核心特征便是人机系统,即人类与电子机械的有机融合体。

然而,严格来说,人人都是赛博格并不是未来社会的事情,而是正在发生的社会事实。这其中的关键便是,手机正在改造我们的身体现实。

《银翼杀手2049》

如果说,在人类身体植入芯片是赛博格的重要特征,那么便可以将手机依附在我们身体表面的“芯片”。我们每天吃饭、睡觉、上厕所在刷手机,工作和学习期间也很有可能在刷手机。

手机离开我们身体的范围基本上不会超过 1 米。 在现代社会,手机除了没有直接嵌入我们身体,简直像是长在我们身体上的一个器官。

在未来社会随着手机越来越小,或者以可穿戴设备的形式进入我们的身体,则是很大概率的事情。

《攻壳机动队》

因此,在我看来,如果为了学习,而使用一刀切的办法戒掉手机,那么这种解决方案在实践中很有可能是失败的。在正视手机已经深度嵌入我们日常生活的这个重要事实以后,我们需要思考的应该是在如何合理使用手机,从而使得手机服务于使用者,而不是让我们成为手机的奴隶

基于上述理念,我反对单纯地呼吁尽量避免手机的建议,而是根据我们的学习需求而设置手机的具体使用场景。

手机成瘾

在提出具体的解决建议之前,我们还需要继续讨论沉迷于手机的极端表现——手机成瘾。以此进一步理解——当我们在说我们沉迷于手机的时候,我们究竟在沉迷于什么,为什么会沉迷。

传统的成瘾行为主要是指物质成瘾,比如对于酒精、药物、毒品等物质成瘾。这些成瘾都存在一些生物层面的表征。而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对于互联网、电子游戏和手机的成瘾逐渐进入研究者的视野范围之内。

在既有的研究中,对于手机的成瘾会收到社会人口特征的影响,比如年龄、性别、受教育水平。同时,一些特定的人格或者心理特征也会影响人们对于手机的成瘾程度。比如,对于他人的模仿、低自尊以及社交焦虑都会导致对于手机的滥用。

因此,在了解手机成瘾的成因后,我们不能简单地进行一刀切,认为我们自己是由于缺少自律才导致过度依赖手机。

我们首先需要自问:我们每天不停地使用手机,是我们在网络上寻找自我认同、获取荣誉,还是将玩手机作为克服孤独感、焦虑和缓解压力的手段?

换而言之,应该首先辨析除了从个体的自律原因之外,是否有其他的人格、精神或者社会环境因素导致了我们的手机成瘾行为?如果是后者,我们应该尝试在现实世界中寻找建立自我认同、缓解焦虑和压力的方法。

比如,尝试扩大交际范围,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或者多参与一些有一定挑战性但是可能达到的项目,通过对于现实生活或者工作目标的实现而代替自己在网络空间闲逛。

与手机共存

在这个手机越来越重要的时代,我们如何避免手机成瘾呢?在排除一些心理或者社会因素,下面提供一些有助于减少手机使用频率和使用时间的效率技巧。

明确手机的使用场景

在本篇博文一开始,我便指出,一味地杜绝手机是不可行的,也是不明智的。现在应该追问的问题应该是,如何减少过度使用手机对于工作或者学习的负面影响?

对此,我的建议是,明确手机的使用情景。比如,明确区分工作、学习、生活等场景。具体而言,在工作期间,强制关闭无关应用的信息推送。

在学习期间,也是如此。甚至,你可以选择打开飞行模式。而在生活场景中使用手机则是自然的。

当然,现在很多人都是低头族。即便是在生活场景中也是无时无刻在盯着手机屏幕。对此,在生活中的某些场合也可以和自己约定控制手机的使用方式。

比如,为了餐饮礼仪以及更好地与家人沟通,吃饭期间禁止自己使用手机。为了睡眠卫生和保护眼睛,在睡前将手机放在远离床铺的位置。

否则,很多人直到睡前最后一刻或者睁开眼的瞬间的第一反应都是打开手机。

消除错过信息的恐惧,关闭手机通知

为什么我们在不停地刷各种信息?担心错过某个人的通知?还是担心错过某件大事?我们总是担心错过什么。然而,你有没有尝试关闭自己的手机半天或者一天的实验?

这个时候,你会发现,似乎并没有主动联系我。即便有人联系,基本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而你关闭手机以后,你的视野便不会再持续被手机所吸引,无论工作或者学习会更加专注,更有效率。

当然了,在现实生活中,直接关闭手机或者打开手机飞行模式可能过于极端。那么,关闭不必要的手机通知则是可取的。当你进入工作或者学习状态,直接打开手机的专注模式,或者自己设置的工作/学习模式,只接受特定应用的通知,而将不必要的手机通知全部关闭。

追踪手机使用时间,设置手机使用限制

为了控制我们使用手机,我们需要去分析我们在使用手机的时候的时间分配:是用来观看学习视频,还是在浏览娱乐信息?

对此,建议使用手机自带的屏幕时间分析,或者使用一些第三方软件对我们的手机使用进行定量分析。比如,我正在使用 iOS 上的 OffScreen, 可以自动追踪各类屏幕使用时间,生成各种精美可视化图表。并且提供自律番茄钟。

此外,强烈建议为一些社交媒体或者娱乐休闲 App 设置每日使用时长额度。当额度用完,强制锁定 App. 这个方法虽然简单粗暴,但是却比较奏效。

选择更为健康的行为方式

改变一个的行为的最好办法不是一味禁止某个行为,而是使用其他的行为加以替代。采取各种办法禁止自己使用手机固然是一个办法,但是不是根本解决之道。我们迷恋手机,这是因为手机中很多吸引我们的网络活动。

对此,建议培养一些其他健康有益的行为方式,以便转移我们对于手机的注意力。以我为例,为了抵抗手机我会寻找一些吸引人的书籍,比如悬疑科幻经典著作。

此外,我购买了一个高级的键盘,并且选择了极简写作应用 Effie, 现在每日很享受码字的快感。这些阅读或者写作行为本身便是一种令人愉悦的享受,让我忘却了手机的诱惑。

寻求他人帮助

单独的个人自律或许并不是一直奏效。为了更为有效地减少自己对于手机的依赖,请求他人的协助也是有必要的。比如,建立打卡小组,提醒自己少使用手机,或者打卡汇报自己每天的手机使用情况。

甚至,为了减少对于手机的使用,可以建立奖惩机制。如果自己违反自己设定的目标,那么,需要对自己进行惩罚。比如,如果自己违反预设的规则,那么必须请朋友吃大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